<bdo id="gwssw"></bdo>
    1. <pre id="gwssw"></pre>
    2. <track id="gwssw"><span id="gwssw"></span></track>
    3. <table id="gwssw"><strike id="gwssw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<label id="gwssw"><rp id="gwssw"><bdo id="gwssw"></bdo></rp></label>

      日本賣武器五年交白卷 蒼龍潛艇成“痛苦記憶”

      2019-05-21 08:25 環球時報

      日本研制的蒼龍級潛艇

        【環球時報報道】2014年日本政府修改“武器出口三原則”時,雄心勃勃地希望通過放寬防衛裝備出口條件,讓日本的武器裝備在國際軍火市場殺出一片天地。然而整整5年過去了,日本交出的依然是“白卷”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日本防務企業的裝備優勢正逐步消失,“面臨著嚴峻的現實”。

        《日本經濟新聞》20日稱,根據日本政府2014年4月制定的“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”,可以在“有助于日本安全保障”等條件下,降低共同開發和出口防務裝備的門檻。日本希望通過加深防衛裝備領域的合作,進一步強化日美同盟,同時與其他國家在安全保障領域深化合作。

      US-2水上飛機

        但現實是基于“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”的共同開發無一成功。以日美合作為例,隱形戰斗機F-35A集中了美國網絡戰和信息戰的最新技術。由于相關開發在日本放寬武器限制之前就已啟動,日本未能成為核心合作伙伴。盡管日本花費巨資引進,但美國依然對F-35A的結構高度保密,維修和改造必須依賴美國。在航空自衛隊的F-35A墜毀后,由于該機包含機密信息,在沒有美軍協助的情況下,僅靠日本難以查明。

        日本國產防衛裝備成品的出口比共同開發更加低迷。新“三原則”出臺后,至少進行了近10項出口談判,但沒有一項達成協議。報道列舉了各種原因。例如2016年,日本曾希望對澳大利亞出口新型“蒼龍”級潛艇,但此事對日方當事人來說是“痛苦的記憶”。澳大利亞原本對“蒼龍”級潛艇頗有興趣,但新政府上臺后,轉為“重視國內產業”,希望借助建造潛艇維系日本造船工業的“蒼龍”級潛艇立即失寵,承諾在澳大利亞雇用員工的法國企業成功中標。同樣明確推銷失敗的案例還有向英國提供P-1巡邏機和向泰國提供防空雷達。

      C-2運輸機

        報道認為,盡管日本自以為武器裝備的先進程度高,但多年來“閉門造車”的結果是,日本失去適應市場的能力,無法制造價格和性能符合對象國需求的裝備。例如阿聯酋曾對川崎重工生產的C-2運輸機顯示出購買意向。但2018年日本防衛裝備廳被阿聯酋方面告知“沒法引進”,原因是C-2在未鋪裝跑道上的起降能力不足。日本與印度就出口US-2水上飛機的談判已經超過5年,印度對該機超過100億日元的出口單價面露難色,要求在印度當地生產或轉移技術,如今陷入僵持。

        更糟糕的是,由于日本防衛省近年來偏向于購買美制裝備,越來越多的日本防務企業對研制國產裝備失去興趣,相關人才流失嚴重。而美國方面卻以“可能泄露機密”為由,拒絕和日本共同分享先進武器裝備技術,讓日本的武器研制能力更加前景黯淡。▲ (武 彥)

      您看完這條新聞的表情是?
      責編:徐璐明
      分享:

      版權作品,未經《環球時報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韩国电影r级推荐2019在线观看